世界冠军作弊案追踪:波兰国家队删除Nowosadzki

  文章来源:标兵桥牌博客

  2020年7月13日,来自波兰的世界冠军Michal Nowosadzki公开了自己在网络比赛作弊的事实。请见《一个世界冠军的作弊自白》。这件事情给本来就很脆弱的桥牌世界带来了爆炸性的影响和后果。

  Michal Nowosadzki是2015年和2019年的百慕大杯冠军,是世界桥联推广大使,最近几年北美四大杯多次获得者,是目前世界上炙手可热的明星牌手,他与Jacek Kalita的组合,是世界上最佳搭档之一。

  阅读了Nowosadzki的自白(《一个窥牌者的自白——Michal Nowosadzki》)和我所写的相关新闻以及相关评论(《Nowosadzki事件的浅见和评论》),相信读者能够大致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对作弊者的心理状态和出发点以及动机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过,这件事情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恐怕我们还难以想象。

  我们先看两条来自波兰的消息:

  7月17日,波兰桥牌协会在其官网发布声明,宣布波兰桥牌协会把Nowosadzki从波兰国家队名单中消除。

  同时,波兰的国家队和高水平团队建设计划的赞助商,Bridge24基金会理事会宣布:

  1。  Bridge24基金会再次强调对违背桥牌比赛精神的作弊现象零容忍,包括线下比赛和网络比赛。

  2。  我们对Bridge24基金会下属的一名牌手在网络比赛中所做出的的欺诈行为感到非常惊讶和失望。

  3。  Bridge24基金会决定终止与Michal Nowosadzki先生的合同。

  在Nowosadzki的自白发表之后,虽然我们看到了很多趋向同情的评论,包括一些职业牌手也表示了理解和支持Nowosadzki的行动。但是对于作弊的性质和处理意见,应该还是一边倒的倾向于终结这位曾经辉煌的年轻世界冠军的职业生涯,至少现在看到的结果非常可能是:

  Nowosadzki-Kalita组合会解散;

  Nowosadzki的所有合同会暂停或者终止;

  Nowosadzki的职业牌手工作会暂停,能否恢复无法预料;

  Kalita会受到波及,恐怕要在短期之内另觅搭档以及找到新的赞助商;

  世界桥联、欧洲桥联和ACBL会采取行动,特别是ACBL,恐怕很难放过一个欧洲人;

  波兰桥牌和此前获得的世界冠军,再度受到质疑。

  最后一个结果,也是我最担心的就是,通过这一事件,会引发又一轮的清洗行动,2015年的风暴,经过了五年的平静和潜伏,会再度爆发吗?

  2015年的“布格兰德革命”,对世界桥牌的影响是深远的,我会重新把当年的新闻和评论发在公众号上,有兴趣的桥友们可以阅读。

  就在Nowosadzki自白的发表第二天,《桌下疑云》的作者维尔斯莫发出了一个调查,叫做《你心目中的百慕大杯冠军有多干净?》,大部分人对1975年以前没有屏幕的百慕大杯表示隐晦,直言不讳者当然指出了相关的问题。对于1976年以后的百慕大杯,基本表示无碍,但同样有“愣头青”,矛头直接指向了波兰的百慕大杯冠军Gawrys/Klukowski。

  回到波兰桥协所发表的声明,人们在夸赞之余,也有好事者,把2015年金奈百慕大杯的公案,再度搬了出来。

  简短介绍一下2015年金奈百慕大杯的前后,具体事件,请阅读我在新浪体育、新浪博客、微博中的相关文章。

  2015年夏天,布格兰德发动了“世界桥牌打假运动”,曝光了多名世界级搭档的作弊行为和事实,导致了世界桥牌的大地震,同时也直接影响到了在印度金奈举办的百慕大杯世界桥牌团体锦标赛。在赛前,以色列、摩纳哥、德国三家欧洲代表队先后宣布退赛,由瑞典、丹麦、法国代替。而赛前布格兰德提交的秘密报告中,还有两对牌手,涉及到参加百慕大杯的欧洲队,其中一对牌手就是波兰的“百万美元组合”Balicki/Zmudzinski。世界桥联在百慕大杯开赛前,发出了不再邀请B/Z参加百慕大杯的声明(大家可否知道,世界桥联的世锦赛,实际上是邀请制,不是我们认为的可以随意参加的比赛,这是世界桥联在上个世纪70年代设立的制度,此中原因可以去看《桌下疑云》)。B/Z从此从桥牌界消失,按理说,波兰国家队也应该同以色列、摩纳哥、德国一样,退出百慕大杯才对,因为这里的逻辑是作弊的牌手参加了前一年的欧洲桥牌锦标赛,这比赛也是百慕大杯的预选赛,既然认定了作弊事实,而绝大多数的证据都是来自于2014年的欧锦赛,所以作弊牌手所在的国家队不参加百慕大杯是理所应当的。不过,波兰却没有这样做,而世界桥联也没有要求波兰这样做,2016年的世界桥牌运动会在波兰举办,此中是否有政治上的考虑,我们不得而知。波兰不仅没有退出百慕大杯,反而派出了一对牌手替换被清除的B/Z,这对牌手就是著名的老少配:Gawrys/Klukowski。波兰在金奈得到强援之后,士气大振,一路杀进决赛并且击败替补参赛的瑞典队第一次捧起了百慕大杯,成就了Klukowski不到19岁的最年轻百慕大杯冠军记录,也成就了Kalita/Nowosadzki这一对冉冉升起的明星。

  波兰获得百慕大杯冠军,不仅一直被指责是应该退赛的冠军,而且Gawrys/Klukowski在半决赛与英格兰队的一宗判罚也一直是世界桥牌的“悬案”。这件事,曾经在金奈的记者采访时通过Gawrys的口中得到了否认。

  波兰桥协和Bridge24基金会对Nowosadzki的处理决定,再度引发了好事者对五年前的金奈事件的回忆和挖掘,而炮火也转向了另外一对世界冠军······

  我为何一再提出不愿谈及作弊的话题,因为我也知道这是桥牌的负面现象,而且一旦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任何人也无法控制魔鬼的肆虐。

  在欧洲的世界冠军作弊案件曝光之后,国内桥牌界看起来非常淡定,我不知道国内桥牌有没有类似的现象。但我们能够从管理层举办网络比赛的措施和指导方向上能够看出,对作弊的行为是要全力打击、控制和处理的,不过,仅从管理角度和技术手段以及处理办法上还是不够的,还需要从上到下对这种伤害桥牌的行为有思想上的认识,有道德上的谴责,有共同抵制的决心。

  我们也应该做到对这类行为,无论是网上还是线下,无论是高级作弊还是非法信息或者不公平的比赛,零容忍

  让不公平比赛者付出的成本远远高于他们的所得,而不是完全相反。

(责编:樊璐璐)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lbon-d-ardech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